插花

李树彬

时代的变迁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方式。随着机械化的普及,父母的十几亩农田侍弄起来也较以前容易多了,闲暇的时间也就多了起来。

娘是一个无时无刻不在忙碌的人。年轻的时候围着几亩农田、几头家畜、锅灶还有三个孩子忙碌个不停,除了吃饭几乎看不到她坐下休息的身影。那时的娘虽然身形纤细却异常能吃苦,农忙的时候常常半夜里就去地里收割麦子,回家还得做饭、洗涮、照顾孩子,中午更是没有休息的习惯。很多次吃着吃着晚饭,娘的眼皮便沉重得抬不起来,经常是被掉在桌子上的筷子惊醒,然后笑笑强打精神,往嘴里扒拉几口饭,又忙活到一切都安排停当了才去睡觉。少不更事的年纪常常觉得娘的样子好笑,像个背着笨重负担的蜗牛,一直在默默地努力,却似乎看不到成果的样子。

本想着眼下没有了农活儿,也没有家畜喂养,孩子已经成家立业,娘总可以踏踏实实地坐在椅子上和别的婶娘一样喝喝茶水聊聊天了吧。谁知,我那勤快的娘,又在家里做起了零活——插花。

星期天回到老家,进屋就看到娘戴着老花镜,手里正在翻花似得熟练地将一朵朵或红或紫的绸布假花粘在类似树杈的枝子上,地上摆摊似的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瓣和绿色叶子。娘看到我们,立马放下手里的活儿,笑着站起身来,快快地抱着孩子亲昵地说话。抬头看到我注视地上的目光和微皱的眉头,忙解释说:“我就做了一小会儿,又不累。天也怪长的,总闲着没事做,心里发慌,做些小零活儿打发时间嘛。”说着,忙把地上的一堆东西麻利地收拾到一边去了。我忍不住又是摇头又是叹气说:“每次都是这么说,还不是做起来就恋活儿,常常忘了时间。”娘就是这样的脾气,简直勤快得上瘾。

晚上吃了饭无事,我拿起娘的活计,也试着插了些花。先是三层小花瓣、两层大花瓣、两叶花萼叠起来,再用绿色花心的钉子串起来,然后固定上花托,最后一朵朵粘在花枝上。

忽然我明白了娘的心思,只有全神贯注地做活时,她才会觉得充实吧。我那勤快了一辈子的娘,依然在劳动的可爱的老娘!

大发彩票下载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大发彩票下载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发彩票下载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大发彩票下载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发彩票下载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